同窗、同學

我們這一班是「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時代產物,「同窗」只是一種偶然,「同學」則是現在進行式。我們這幾位合寫專欄是希望匯聚多年多地的科技從業與跨界經驗,和讀者們一起來觀測世界、探索出路。

從李家同訓酸民反思台灣公民社會

思領導〉一文提出:「觀復知常」以指引部屬走上正路是領導人的職責所在。隨著時代加速,變動加劇,「失職」的領導會越來越多;如何「跟對老闆」是眾人未來的重大挑戰。領導「知命」、部屬「知人」在科技業是競爭淘汰的長年戲碼;個人有選擇自由,優勝劣敗自作自受。在政治領域,雖然前文提及台灣領導人實不「知命」,真正的病根卻是公民太不「知人」;畢竟在我們的一人一票制度下,有什麼樣的頭家就會選出什麼樣的總統。本文透過李家同上個月的直言與深文,扼要檢視台灣公民社會的近況與未來。

覃培雄 2017/7/3

讀經典思領導:觀復知常,沒身不殆

在產業或世局劇烈變動的年代,領導比管理重要的多。組織一大,部別班分,內部協調常耗用大量注意力,降低對外部變化的知覺;按習慣辦事一旦錯失商機,做對再多小事也無補大局。東芝集團財務惡化,去年退出消費性筆電,不察客戶情勢的和碩高階人事大地震,驚動企業界。上週冠蓋雲集會診工研院、資策會恐無力因應國家創新需求的陳痾,勢需翻攪學研界。在Wintel稱霸、台灣順起的前世,生態體系含的是生物、礦物;在IoT/AI當道、台灣徬徨的今生,生態環境成了策略對象,含的是軟體、硬體。生態一詞的前世興起主因工業污染,它的今生借喻則因雲計算也是萬物並作,息息相關。本文取兩章老子淺說在人工生態系裡如何沒身不殆的領導學養:

覃培雄 2017/6/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