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從打卡機到計算機
早期的計算器,如同算盤,都是在執行固定的數值運算 (Fixed Numerical Task)。而可編程序計算機(Programmable Computer)的觀念則是英國數學家巴畢基(Charles Babbage)所發明。巴畢基設計了分析引擎(Analytic Engine),利用數量大到可覆蓋整個足球場的齒輪及驅動器,來儲存1,000個50位數的十進制數字。整個機器由打孔卡片(Punched Card)控制,可自動執行加減乘除運算。不過這部機器並未真正被實現。
樂福雷斯的女伯爵(Countess of Lovelace)艾達(Ada)幫巴畢基描述分析引擎的設計,並為它編寫第一個程式(巴畢基可並沒有艾達這種寫程式的遠見呢)。1979年,美國國防部想將計算機語言模組化,重金懸賞設計新語言,最後得標的提案,將新語言命名為Ada。但是當時的計算機仍然無法跑Ada程式,只能感嘆Ada這位女伯爵終究只可遠觀,不能褻玩焉。更可惜的是,Ada語言的設計太過複雜笨重,無法變為主流,終究無疾而終。
人機互動研究洞察新契機
疫情嚴峻,學生被迫在家上課,大量企業決定分流或是全數在家上班,許多人工作型態轉為接連不斷的線上會議,措手不及。還好疫情遠距工作在歐美已經進行了一年多,有許多經驗值得我們參考。例如,微軟(Microsoft)的研究團隊最近在人機互動頂尖會議CHI 2021發表一篇學術研究,從公司內部715人的行為,建議有效的遠距工作會議應當:避免早上舉行重要會議、減少不必要會議、縮短會議時間、鼓勵與會者參與討論、允許會議中多工處理其他工作等。
疫情觸發新情境、新契機。這份新出爐的人機互動(HCI)研究,成為很多企業參考的依據。遠距會議將成為工作常態,而這項研究中也建議了新的軟硬體設計,例如如何安排適當的會議、如何讓個人專注在權責相關部分等。
向貓學習寫程式
我認為台灣未來的前途在於軟實力,亦即每個人都應該懂電腦程式語言。其實,學電腦語言和學外國語言(如英文)應該相同。因此每當家長問我,他家小孩何時學程式最好,我會反問,如果您的小孩要學英文,何時最好。答案當然是,任何年紀都能學。
電腦語言不好學,最主要原因是教學的老師將「輸入」「輸出」機制搞得太複雜,弄得學生興趣缺缺。另一問題是,程式範例不夠人性化,學生無感。應該教學生寫和生活相關的應用。舉例如下,如果學生在上課的第一天就能寫程式以手機控制窗簾,一定很有感。以這種方式,學生就有寫程式的邏輯。但要變成有程式設計能力的行家,不是每個人都能辦到,仍須有特訓的準則。
從電腦看人腦 能效如此之高
 
詹益仁/椽經閣
數位分身的軍事應用
資通訊很紅的話題是數位分身。在國防領域,很早就發展數位分身的計算機模擬技術,在國防的一個重要應用則是戰爭推演。國防大學管理學院曾經舉辦學術暨實務研討會,邀請我擔任「前瞻資訊管理新遠景,致力國軍資通新作為」的與談人。我針對議題,請好朋友李怡德博士提供資料,針對作戰網路,提出看法。
美國於1996年開始建置C4ISR架構平台(Command, Control, Communications, Computers, Intelligence, Surveillance and Reconnaissance Architecture Framework),對作戰思想做根本的轉變,由武器平台中心的戰法轉變為網路中心的戰法,借由一個概括架構指導原則的建立,提供美軍一個經濟有效,且互通順暢的軍事網路基礎。C4ISR於2002~2007年演進為所謂的GIG (Global Information Grid),將美軍陸、海、空、太空等所有諸網路聯結成一全球網,被美國三軍稱為「萬網之網」。 
無不為的西門子家族
我們發展智慧農業務聯網AgriTalk,下苦功在處理導電率(Electrical Conductance)的感測器。土壤鹽濃度可以通過導電率來測量,因為帶溶解鹽的灌溉水具有導電性。利用土壤導電地圖作為指導,做出更好的農業管理決策,具有經濟和農業優勢。具體來說,植物根部與微生物(如促進植物生長促進的真菌和桿菌)有共生關係,這些微生物有助於將不溶性礦物質轉移用於植物吸收。
AgriTalk的成功,要感謝西門子,故事如下。電導是電阻的倒數,電阻的單位是歐姆(Ω) ,而電導的單位則是西門子(SI),用以紀念西門子公司創辦人維爾納.馮.西門子(Werner von Siemens)。西門子一家有14位兄弟,當中維爾納(Werner)、威廉(Wilhelm),以及海因里希(Heinrich)都有一身驚人業藝,在電信產業佔有一席之地。西門子家境貧窮,維爾納沒完成學業就加入軍隊,正好有機會接受軍事工程訓練。他在軍隊的表現不錯,贏得不少獎章。戰爭之後解甲歸田,開始進行科技創新。
投幣式電話、預付卡、悠遊卡
投幣式付費的概念曾經被廣泛認同。早期的付費電話都是投幣式的,今日已很罕見了。
然而自助洗衣、販賣機及售票機仍廣泛使用投幣機制。這些應用皆源自於投幣式付費電話,因此公用電話的付費機制一路演進,也可當成其他應用的參考。
超Cool的英飛凌功率元件
CoolMOS是英飛凌註冊商標的矽基板的功率元件,因為比較起傳統的MOS功率元件,CoolMOS具有較低的導通電阻,所以在做電源轉換上有著較高的轉換效率,也因此比較不發熱,故稱其為Cool。
除了CoolMOS之外,英飛凌最近也一連串推出了CoolGaN以及 CoolSiC,第三代半導體的功率元件,並完成商標的註冊,同樣地彰顯其較不發熱的特性。
語音AI仿真的關鍵:停頓
最近開始流行基於語音的多媒體物聯網(IoMT),被大量用於語音到文本的翻譯和語音控制應用。對於此類應用,核心技術是自然語言處理。我的研究團隊發展一套語音談話的IoT應用開發平台,稱為 VoiceTalk,詳細闡述了基於語音的IoMT開發問題。我們提出了一種新的自然語言處理機制,進行自動語音辨識,藉此發展了不少有趣的互動應用。
利用語音來進行電器控制較為簡單,例如燈光控制,或冷氣控制,只要轉譯為指令即可。其商業化的產品也都極為成熟,例如Google、亞馬遜(Amazon)及小米都有語音控制的產品。
汽車發明伊始 智慧化腳步未停歇
當一個設備由電力驅動,或能產生電力,資通訊技術就有機會與之緊密結合,產生創意及智慧。汽車就是很好的例子。傳統汽車引擎的動力能轉換成電能,因此與資通訊技術的結合相當自然。而世界潮流往電動車方向發展,對於發展汽車的智慧化更有推波助瀾的效果。
汽車剛發明時,人們對於汽車能提供的諸多附帶功能就有不少想像,並加以實踐。例如讓駕駛者能隨意打電話的智慧型駕駛科技早在1940年代就被提出。將電話和汽車結合是貝爾實驗室(Bell Labs)的構想,於1946年在密蘇里的聖路易市完成建置,提供汽車電話服務。主要的發明者包括Douglas H. Ring和William Rae Young, J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