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聚碩科技
榮耀會員

Gogoro、光陽投資Grab、哈雷LiveWire為何皆走SPAC在美上市?

2021年電動機車業者如Gogoro、光陽投資Grab、哈雷LiveWire,紛紛透過SPAC模式赴美上市。光陽

2021年可說是二輪車進軍美國資本市場成果頗為豐碩的一年。先是由光陽旗下金庫資本投資的東南亞移動服務龍頭Grab以將近400億美元估值,透過特殊目的收購(SPAC)於美國納斯達克上市。

緊接著,Gogoro於10月宣布,與私募基金Princeville Capital旗下空殼公司Poema Global達成購併協議,預計2022年第1季以股票代號「GGR」正式掛牌,成功敲響台灣新創赴美敲鐘的首例。

12月初,光陽宣布投資哈雷旗下新創電動重機品牌LiveWire共1億美元,於此同時,LiveWire亦宣布將以SPAC形式與空殼公司AEA-Bridges Impact Corp合併,並於美國證券交易所掛牌上市,而光陽也藉此取得LiveWire於SPAC上市後約4%的股權,LiveWire則成為繼Gogoro之後,首家上市的美國電動機車品牌。

以投融資角度來看,2021年幾次與台灣企業相關的SPAC上市案例,對於台灣產業瞭解西方資本市場運作帶來正面的助益。光陽董事長柯勝峯表示,電動車產業正位於產業的風口浪尖,很多公司透過SPAC至資本市場募集資金,因素相當複雜,裡頭不乏看準資本市場這股「汽車電氣化」熱潮,設法趁勢而入的新創企業。

柯勝峯指出,光陽與哈雷兩大品牌策略合作,相對於近期被馬斯克點名空有其表、實則一台車都尚未生產出來的Rivian等新創電動車品牌,兩者在技術面、市場面、供應鏈端都更為穩健,以此基礎前進資本市場,其目的並非為了取得巨額資金、哄抬股價回饋股東,而是透過既有的產業實力推動二輪車電動化的發展。

針對新創透過SPAC赴美上市案例劇增,聚達創投(Mesh Ventures)共同創辦人暨董事總經理喬國筌提到,SPAC上市並非「捷徑」,它同樣得經過資本市場、美國當地金融機構背書,才可順利成行。比較「美國當地企業」與「外國企業」赴美上市流程及其難易度,喬國筌指出,兩者並無太大差異,對於外國企業而言,最困難的莫過於其財務評估是否能取得金融機構的信任。

跨國紙本作業存在許多文化落差,對於台灣新創而言,要到一個全然不熟悉的資本市場尋求上市,前期的文件檢核將難題之一,這也攸關一間新創公司的領導者,是否有足夠讓人信服的人格特質,以取得國際投資人的信任。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台灣公司赴美上市時,因無法取得當地投資機構的背書,最終只能把錢撤回,上市計畫因而告終的窘境。

柯勝峯表示,光陽之所以可以在八個月之內談成與哈雷的策略性投資案,除了兩間公司皆共識於透過縮短時間換取市場先機,再者,金庫資本、代表光陽Crowell & Moring LLP以及代表哈雷的LATHAM&WATKI皆為世界排名前10的律師事務所,因此無論是策略投資、後續取得LiveWire上市後的部分股權,此次合作案對於台灣企業於美國資本市場中的談判能力,可說是相當具有參考價值的貢獻。

喬國筌進一步指出,SPAC提供企業一個更簡單的方式進入資本市場,然而除了可大幅度將上市期程縮短之外,其餘條件與循正常途徑上市無異。一間企業是否具備一定的能力可承受美國資本市場的考驗,仍取決於該公司的本質是否穩健、成熟度是否足夠。

喬國筌認為,SPAC可說是開了一扇門,但絕非新創公司上市的「捷徑」。

即便現在有相當多SPAC公司急於尋求購併上市標的,然而成功上市最重要的,還是企業營運的基本面去支撐其IPO股價。目前,市場上也不乏有SPAC公司收購意願,卻不受金融機構支持的新創企業,這對於新創而言確實是把兩面刃,一方面阻礙本質穩健的新創公司透過SPAC快速進入市場,另一方面卻也淘汰了不夠成熟、還不適合上市新創的「抄捷徑」之途。

新聞小辭典:所謂SPAC,又稱「特殊目的收購」,是一種透過沒有營運業務的空殼公司使私人企業能夠「借殼上市」的管道。SPAC公司成立之目的便是以IPO的方式募集資金,並透過購併目標企業,使投資人從中獲利、賺取報酬。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Gogoro 哈雷 光陽 Grab 投資 SPA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