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DFourm0819
DWebinar0824

【企業ESG環保作為系列報導-9】現代汽車打造循環經濟與氫價值鏈

隨著碳排放議題獲得重視,全球電動車市場也跟著蓬勃發展,在2021的銷售規模相較2020年成長109%。南韓現代汽車(Hyundai Motor)作為世界第四大車廠,早已開始布局,將汽車技術研發主力由燃油車轉至各類電動車,其優異的策略管理能力,發展氫生態系等相關創新作為更是為其打造出新的成長動能。

現代汽車成立於1967年,主要產品包括了最初的燃油車,到現今發展油電混合車、氫燃料車、純電動車等低碳排車輛。總部位於南韓首爾,旗下除了現代汽車以外,另有兩個汽車品牌Genesis與KIA。於南韓、中國大陸、印度、 捷克 、土耳其、 美國、 巴西、俄羅斯、印尼皆設有工廠,事業範圍遍布各大洲,且目前版圖仍在擴張中。

國際各ESG指標對現代汽車的評價十分兩極化。Sustainlytics在2021給予現代汽車的ESG風險評級為31.3,而MSCI給予的ESG評級為B級,與同業相比,該公司在兩指標中都被評為屬於高風險且ESG表現較差的企業。

然而在S&P 給予的ESG評級中,現代汽車獲得了環境、社會、治理三項平均78的高分,遠高於同產業的平均35分,且於社會面達到了產業最佳評分,環境與治理兩項目的評分也十分接近產業最佳。而由於道瓊永續指數(DJSI)是根據S&P分數作為篩選標準,現代汽車在S&P評級下的優異表現也使其入選2021道瓊永續指數。

觀察S&P給予的詳細評級可以發現,現代汽車在氣候策略、低碳策略與產品的創新管理的表現都接近業界最佳,十分優異。然而在公司治理的表現上,不論是給予整體表現低評級的MSCI抑或是高評級的S&P,都針對現代汽車的公司治理項目評出較低的評級,顯見公司治理方面有待加強。

根據現代汽車報告書中在環境面的側重點,其最大的目標為於2045之前達到碳中和,而本文將現代汽車在環境面的作為分為六大面向,分別為「能源製造與使用」、「上游供應商規範」、「LCA生命週期系統」、「車款改良與研發」、「電池、原料與廢棄物回收」與「工廠內部能源管理」,以六大項目探討現代汽車在環境面所做出的努力。

能源製造與使用

經現代汽車調查,其內部工廠於製程中電力使用所造成的碳排,佔企業整體直接與間接碳排總和的3分之2。因此現代汽車於部分工廠建置太陽能電廠、風力發電廠以製造再生能源,同時透過購買再生能源證書(REC)取得綠電,並發展再生能源購電合約(PPA),以追求更穩定的再生能源。目前也正嘗試將製程中的液化石油氣改為使用過程中零碳排的氫燃料,以減少生產過程中的碳排放。

氫燃料雖然在使用的過程中零碳排,然而目前全球所製造的氫燃料之中,有高達96%皆是以最不環保的製造方式製成的灰氫。雖然製程中會將二氧化碳直接排放至大氣,造成大量碳排與環境危害,但因為製造技術難度低,目前仍然是氫的主要製造方式。其他的氫製造方式尚包含了藍氫與綠氫,但也因為製造難度高且技術尚未成熟,目前極少被使用。針對相對於灰氫更為環保的藍氫,現代汽車於2021開始研發碳補捉系統,以回收製程中產生的二氧化碳並進行再利用。而針對綠氫,現代汽車也與澳洲、加拿大各國企業研發相關製造技術,並致力於發展全球氫價值鏈。

原料與上游供應商規範

自2000年開始,現代汽車逐漸禁止使用鉛、鎘 、六價鉻 、汞等重金屬,並針對各國法律規範進行在地個別工廠有害原料規範制定。然而現代汽車發現,由於汽車組裝鏈中許多零件都來自於外部工廠,因此難以保障這些零件是否符合現代汽車制定的有害物質規範。自此之後,現代汽車開始要求上游供應商同樣遵守工廠內部有害物質管理辦法。並於2004起使用國際材料數據系統(IMDS),以檢視製程中所使用原料來源之安全性。而後現代汽車也創立內部原料分析系統(MAMS),避免製程中使用含有害物質的原料。

LCA生命週期系統

根據ISO14040 原則架構與ISO14044實行辦法,現代汽車對產品建立了生命週期系統(LCA),同時採用CML方法論評估產品製程中產生的臭氧消耗、海洋酸化、優養化等現象。2020年現代汽車也針對其中一個車款KONA EV進行了完整的生命週期評估,發現在完整汽車生命週期中,汽車製造後的使用階段所產生碳排放佔完整生命週期的63.9%。而根據此發現,現代汽車未來也預計將電動車電力改為使用再生能源,以減少汽車使用過程中的碳排。

車款改良與研發

由於車輛行駛中的碳排放對環境危害不容小覷,現代汽車致力於透過研發,將各項再生能源與交通工具做結合,以為能源與環境做出貢獻。現代汽車於2018年發布太陽能車頂計畫,透過於車頂加裝太陽能板充電,將太陽能轉換成可行駛電能。該計畫預計每台車每年可以乾淨太陽能源行駛1,300公里,而根據交通部調查,台灣轎車平均每年行駛的總公里數約為1至2萬公里。現行的太陽能車頂計畫雖不能完全取代一般汽車的所需動力,但仍可滿足低里程族群的駕駛需求。

從最初製造燃油車到因應環境意識興起,現代汽車近年來不斷投入電動車的研發,並將多種車款新增電動車版本。目前現代汽車生產的電動車,依照動力來源可分為四大類,分別是油電混合車(HEV)、插電式混合動力車(PHEV)、燃料電池電動車(FCEV)以及純電動車(BEV)。

HEV與PHEV皆是透過引擎搭載電池運行,但由於HEV與PHEV的引擎在行駛間仍會因汽油燃燒產生碳排放,相較之下完全使用電池運行的FCEV與BEV就更加友善環境。FCEV與BEV同樣作為行駛中不排放廢氣的電動車,兩者主要的差別在於FCEV以氫作為燃料來源,而BEV則是透過充電樁進行電池充電。

目前現代汽車將電動車發展主力著重於行駛中零碳排的FCEV與BEV,預計在2025年實現年銷售67萬輛的目標,也預計在2030前將所有汽車產品線轉換成電動車,並於全球FCEV市場達成25%市佔率。

除了將氫能源運用於一般轎車,近年來現代汽車也透過與不同機構的合作,持續研發大型氫能運具。2020年,現代汽車推出全世界首款氫燃料電池卡車Xcient Fuel Cell,由於氫燃料電池卡車的加氫時間只需10~15分鐘,行駛過程中也僅會產生無污染的水,讓原本高碳排的大型運輸商用車有了更環保的可能。預計在2025年針對歐洲、美國、中國市場達成製造1,600輛的目標。另外現代汽車也與南韓汽車技術研究院合作研發氫動力電車,預計2023年底前實現氫動力電車的商業化。目前現代汽車也持續研發,期望未來能將氫能源用於船舶、火車等大型運具。從氫能源轎車到氫能源在各項大型運具上的應用,種種動作足見未來現代汽車對於發展更多氫能源運具,並建立全球性氫能源社會的企圖心與決心。

水、電池、原料與廢棄物回收

針對汽車報廢後的各項回收,現代汽車與南韓國內自動回收公司合作,透過補助難以回收的原料,使汽車整體回收率達91.9%。對於因效能下降不能再使用於電動車中的電池,現代汽車將其使用於ESS系統協助電力儲存,以供電力調度。而針對最終報廢的電池,現代汽車也建立閉環回收,回收電池中稀有金屬原料如:鋰、鈷、鎳,並再次投入電池生產。針對缺水的地區,現代汽車的工廠也建立了廢水回收系統,目前土耳其工廠達成40%工廠用水回收,而印度工廠已達成100%回收使用水分。另外,位於印度的工廠於2018年透過進行「零廢棄資源化計畫」,達到98%廢棄物回收,達到垃圾資源化的目標。

工廠內部能源管理

現代汽車透過建立全球能源與溫室氣體管理系統(GEMS),以監測全球工廠能源消耗。分布於世界各地的工廠也做出了多項能源管理措施,例如於南韓、美國及土耳其的工廠安裝了逆變器與自動化控溫系統等節能新設備;而位於巴西與俄羅斯的工廠也將其辦公室與廠區的燈光改裝為LED燈。現代汽車旗下的現代汽車與Kia兩品牌於2021年中也加入了RE100計畫,預計在2050年之前達到100%再生能源使用,而旗下的另一個品牌Genesis目前則尚未宣告加入。觀察現代汽車旗下各工廠的能源作為可以發現,雖然總部對於工廠能原持續進行監測,然而各工廠的作為仍相對零散,缺乏統一的標準。

綜觀現代汽車於環境面的各項作為,可以發現企業各工廠內部的節能作為較為鬆散,缺乏集團統一的節能目標,而這或許也反映在現代汽車在各家ESG評比中都獲得偏低分數的公司治理上。在報告書中也不難發現,現代汽車對於氫燃料製造、氫能轎車生產、氫能大型運具的研發不遺餘力,並致力於建造氫能源生態鏈。相較於多數公司透過規範制定、資金投注等作為,以達到各國家與投資人對環境相關的規範與期待,現代汽車於氫能源的投入與發展卻逐漸成為現代事業體中另一個成長引擎。或許也讓更多企業反思,ESG不僅僅是因應環保潮流需要作出的應對,也可能成為企業未來發展的新機會。

現代汽車打造氫能源汽車與重型運具,並致力於建造氫能源生態鏈,發展成另一個成長引擎。法新社

此ESG系列報導為DIGITIMES與台大領導學程合作成果,本文作者現為台大會計系四年級學生。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