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愛爾蘭商紅帽軟體股份有限公司
20211111_DForum微控制器論壇

【遠距醫療專題—建言篇】從應急走向日常 遠距醫療的未來?

遠距醫療產業發展需顧及法規、商業模式、使用者意願、既有利益生態,雖然並非一蹴可幾,但台灣已有長足的發展,且已有更多生態共榮的機會醞釀當中。MeMD

18個月以來,全球受到COVID-19(新冠肺炎)疫情肆虐,讓遠距健康醫療照護服務加速發展,並改變世界許多角落醫護人員與民眾之間的互動關係及模式。從2月到8月,DIGITIMES電子時報智慧醫療頻道從國內外應用、服務目標、技術、資訊、市場定位、給付制度、臨床、法規、人才等各面向,分主題剖析台灣發展遠距醫療所可能遇到的機會與挑戰。

筆者認為遠距醫療產業的永續發展,需要有彈性多元的商業模式,同時在現行法規已開放的環境中,有機會做得更加如魚得水。在遠距科技興盛的年代,讓醫療人員快速上手且信任遠距科技,同時讓民眾覺得不難使用,進而可以每日愛不釋手地打開健康測量物聯網儀器,在在都是改變醫療工作習慣及提升醫藥噂囑性的重要課題,也希望透過這近6個月的分層剖析,提供產業一些可參考及運用的思維與創意。

商業模式:遠距醫療如何成為適切科技?

醫療科技的進展,許多時候是技術偶有創新突破,接著科學家就會與這個世界介紹這項發現。由於新鮮,無人不興奮,更會有人認為就是要使用新科技,才能夠引領醫療界的發展,但很多時候,尚無融合流程概念的新科技,卻增加了既有工作的執行難度、增添了許多不額外的營運成本。

遠距醫療要發展得長久與拓展服務範圍,服務開發廠商與醫療服務提供者必須找到適合應用場景的商業模式。如果是要提供醫院醫師與遠端醫師會診的B2B模式,那麼除了現行健保給付新台幣500至幾千元不等的會診給付以外,或許還需要提供更多分潤機制,才有機會讓這些早期採納者,能夠提升使用頻率,以及向外再次推廣。

如果是醫院或診所醫師與民眾直接線上「看診」的B2C模式,那麼除了現行的線上「諮詢」以外,還需給予醫師與民眾在線上諮詢的這單次行為以外,還需要使用這套系統的誘因與理由。否則,線上諮詢系統就只是功能單一的電腦工具而已,與醫療流程、醫病關係、日常生活沒有任何持續性的連結。此外,社區藥局生態也必須納入一併考量,與社群民眾關係相當密切的藥師,也將會是醫療單位相當優質的合作對象,並能持續收推廣與分潤之效。

如同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所說「網路節點越多,價值越高」。如果民眾除了線上看診外,都會透過這個遠距醫療App或是網站購買一些保健品,網站與App的技術團隊也才有更多異業合作的利潤空間。此外,醫療照顧服務提供者也才能夠藉由使用者數據的不斷挖掘與分析,在未來提供更貼心,甚至是客製化的服務給民眾與病患。

法規:醫療法要緊要鬆?如何看待?

不少醫療科技創新創業家偶會認為台灣醫療相關法規太過嚴格,國外都能做的事情為什麼台灣不能做?不過,產業也需慢慢試著理解法規制定單位的思維,如同醫療器材開發講求安全與有效兩大原則一樣,試想若是病人今天線上看了醫生,醫生開藥後,藥就透過快遞送到家中,患者就這樣服用藥物,結果發現藥物品項遞送錯誤、病人食用劑量加倍,從而發生身體不適的狀況,最吃虧的將會是病患本身。

有些國家規範較少,產業先做再說,有問題之後再修正。有些國家規範較多,許多事項必須規範能做,才能執行。而台灣目前其實處於中間,有些事務有規範、有些有技術性調整空間、有些則是政府視情況而調整。但整體來說,法規都是希望產業所從事的事情,都有依歸與長久發展的可能。

醫生並不是神,醫院也不是萬神殿,並不是所有病症都有藥可醫,不是所有症狀手術都能保證治好。多年來,民眾習慣人與人直接見面的醫療照顧模式,但因為科技的進步以及技術的革新,讓遠距醫療照顧模式,逐步能夠在有配套的方式之下,一一落實與實現。但如何銜接既有能摸到對方的就醫模式,以及線上輕微症狀的視訊方式,就是遠距醫療照顧服務供應商及相關從業人員,必須協助確保的方方面面。

成員:提升利害關係人採用新科技意願

筆者觀察,其實法規面的探討重點,並非法規嚴格或放寬,遠距醫療的落實重點在於是否有足夠大量的市場需求,以及新模式是否能確保既有醫療服務的穩定與品質。無論是視訊還是透過打電話模式進行的遠距醫療系統,僅是醫病之間互動的工具和媒介的改變而已,但重點就在於這改變,是否會改變許多既有的利害關係人的結構與益處。

線上看診後物流送藥,那實體藥局怎麼辦?實體藥局工作人員是否需要接受更多數位轉型的輔導,透過數位方法,改變實體給藥的方式,確保線上虛擬給藥,也同樣能夠展現藥師的專業價值,並儘可能確保藥局和藥師的利潤空間不受太大影響。

物流送藥,即便外盒包裝上都有註明品項名稱,但物流士是否有足夠醫藥專業能力辨別不同藥品的差異,或一般物流體系是否能提供與醫藥物流公司一樣的溫度控制、震動頻率、倉儲運籌管理模式,才能夠協助分擔醫藥物流公司的送藥任務,也才能夠讓遠距醫療這件事,並不是單一單位的重擔,而是全民、全產業的數位轉型與日常健康醫療照顧服務模式的共同轉變任務。

技術:如果打電話就可以 遠距醫療幾乎沒有門檻

很多人無法理解,為什麼開放遠距醫療有那麼多阻力或困難?之所以困難,是因為很大的原因在於醫療服務提供者與醫療服務接受者之間的關係確立,以及權責劃分。試問,如果打電話就可以診斷與開藥,那要如何確保診斷的人是醫生,電話另一端接受診斷的生病的病人本人。

由於這樣的狀況,現在台灣視訊診療過程中,醫師端會有身分確認,病人端也要拿健保卡入鏡,護理師會協助拍攝病人的健保卡留存,才能避免未來的醫療糾紛,而虛擬健保卡的慢慢導入,也能精簡拍攝流程,進而讓醫療人員專注於病症分析與病人情緒安撫的事務上。

因為疫情爆發,遠距醫療等零接觸的醫療照顧方式,從初期的「應急」走向現在與未來的「新常態」,以目前的狀況觀之,技術上應無太大問題,重點是要將科技融入臨床日常,以及將所有資料與醫療資訊系統(HIS)融合,同時提升醫師使用意願,並增進民眾對於這樣新式服務的信心。

遠距醫療的未來在哪裡?

醫療服務在很多面向來說,還是需要面對面提供服務,像是切片檢查、抽血檢驗、手術開刀等,但另一方面,有許多慢性病拿藥、感冒、皮膚癢等小症狀,已可以線上初步解決。

因為視訊解析度持續提升與5G專網的網路速度提升,以及未來醫療物聯網設備價格因消費市場數量增加而快速下降的時候,科技能夠快速進入家戶,正如現在每個家戶都有體溫計、血壓計,甚至是血糖儀,那麼居家量測也才能落實。另外,因為這些量測產品的精準度以及連網功能都能有統一法遵標準時,遠距醫療的發揮空間就不再僅是醫療,更多了許多健康偵測、術後照護的服務可能。

疫情讓到辦公室上班,變成居家工作(Work From Home;WFH),遠距醫療則是讓醫院醫療,轉變為居家健康和醫療照護(Health From Home;HFH)。許多人都希望有健康的身心靈,才能好好的探索世界,但以台灣過往的社會行為與習慣來說,可能會等不舒服了才知道必須就醫,而往往這樣的狀況也置醫師於緊急危難之中,醫療人員往往只能在有限的選擇當中,提出一些或許可行的醫療方案,效果自然都會被打折。

未來若能以預防醫學的方式,民眾從每日健康量測做起,瞭解自己身體狀況的變化,那麼再透過科技廠商藉由機器學習推出的預測模型,更能分析及推論未來的疾病可能而提早因應。在這過程中,由於居家量測儀器都是經過FDA認證,且合作的醫療院所也都習慣使用這些型號,因此醫師信任居家量測出的數據,民眾也能在若干誘因的情況下,儘可能如「時」且如「實」量測。

遠距醫療視訊和音訊服務延伸了醫師的眼睛與耳朵,在未來更多觸覺感測器的開發驗證下,未來或許也能延伸醫護人員的雙手。在所有感官全面延伸之前,台灣遠距醫療科技生態系的各成員,一步步推出可嘗試的服務,同時也與監管機關等政府單位持續保持良好且通暢的溝通與反饋管道,也才能夠讓法規與科技俱進,並且能夠讓遠距醫療器材開發商,也能判斷產品研發時程與以何種商業模式問世,才能夠與既有體系融洽串聯。

與其不斷聚焦破壞式創新,顛覆性的科技,遠距醫療等醫療科技供應商,或許在技術上與商業模式可以努力顛覆創新,但服務模式仍需與既有產業有融洽的合作,才有機會讓科技的槌子化身最適切的輔助工具,也才有機會讓整體市場共好,並且共同做大智慧遠距醫療產業大餅。

延伸閱讀:多主題的遠距醫療專題列表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醫療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智慧醫療 遠距醫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