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和Airbnb均在多處市場遭遇法規阻力 應對策略卻大不同

  • 陳宜君
過去1年來,Uber和Airbnb在許多市場遭遇發展阻礙。圖為阿根廷計程車司機發動反Uber示威。法新社

線上叫車平台Uber和短期租屋網站Airbnb在2016年初以銳不可當的氣勢,在多處市場推動破壞式創新,不料頻頻踢到鐵板,愈來愈多政府立法限制這兩者的業務。

據英國金融時報(FT)報導,在短短數年內,Uber和Airbnb從小型新創公司迅速成長,現為市值分別高達685億和300億美元的大企業,引起許多市場的主管當局注意,開始立法規範2家公司的業務。

例如Uber在2016年1月試辦直升機載客服務,不料不久就遭當局下令暫停;此外,該公司在許多國家都面臨營業許可和聘僱爭議的法律訴訟。Airbnb不但被許多國家罰款,紐約和柏林等重要市場的政府還立法限制房屋短期租賃業務。

Airbnb和Uber都試圖和當局合作制定或修改法規,但採取的策略大不相同。

Uber試圖塑造已是茁壯企業的形象,在2016年5月邀請前歐盟市場競爭事務專員Neelie Kroes、前美國運輸部長Ray LaHood等多位重量級人物擔任顧問。

以急性子作風著稱的Uber執行長Travis Kalanick也放軟身段,表示該公司未能事事做到完美,仍有改進的空間。

不過該公司並未完全放棄強硬作風,結果接連在多處市場受挫。例如美國德州Austin舉辦公投,通過要求Uber司機都須提交指紋資料;但該公司拒絕,並宣布退出當地市場。另外Uber在未取得加州舊金山(San Francisco)當局許可的情況下,就在該市測試自動駕駛車業務,即使加州政府下令制止,該公司仍執意繼續測試。

Uber還面臨另一個更嚴重的發展阻礙,就是該公司和司機是否存在雇傭關係。Uber聲稱,該公司的司機都是獨立包商,因此無權要求健保、保障基本薪資等工作福利。不過加州和麻州都認定司機是Uber的員工,而非包商。Uber則是原本同意和2州政府和解,不料後來變卦,目前仍在進行上訴。

Airbnb和各地政府斡旋時,採取不同於Uber的策略,刻意營造樂於合作的正面形象。過去1年來,Airbnb在各地投注許多資源推行民宿計畫,並在全球設立100多個房東和房客社群,希望藉此培養支持該公司的力量,以促使各地制定對該公司有利的法規。

不過Airbnb在部分市場依然受挫。美國紐約州在2016年10月通過新法,對短租公寓祭出重罰;Airbnb隨即以該法違憲為由,控告紐約州政府,不過雙方已在同年12月達成和解。另外,柏林、巴塞隆納(Barcelona)和舊金山也透過立法,加強限制短期租屋。

Airbnb因此調整部分市場的經營模式。例如在倫敦和阿姆斯特丹(Amsterdam),Airbnb自2017年起封鎖租期違反當地限制規定的房東,勢必會遏阻該公司在當地市場的營收成長。另外,該公司在紐約和舊金山不再接受出租物件超過1處的新房東會員,以阻止商業旅館經營者加入。

這些調整做法對Airbnb來說是極大的改變。該公司以往一直不願對房東採取監督措施,聲稱遵守各地法律是房東的責任,而非Airbnb。

部分分析師認為,Airbnb採取和各地當局合作的策略,是為了在首次公開募股(IPO)前解決所有法律紛爭。其實化解紛爭對Airbnb和Uber來說都很重要,因為2家公司的經營階層都須設法爭取投資人的信任。

更多關鍵字報導: Uber Airb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