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Reserch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抖音閱讀心得(2):打破陳規,才可能逆轉勝
過去中國媒體市場都是官方壟斷的結構,但網路新聞只要跟從政策指導,專注在與政治無關的議題,就可以兜攏那些無所事事,到處閒逛的網路遊民。中國人口夠多,加上主題內容迴避政治,可以更專注在民生娛樂議題,政府的管理模式就成了助力。不僅在新聞網站上出現這樣的現象,甚至在電子支付上也有異曲同工的現象。
我們常說:「信賴是社會進化的基礎」。過去,中國有很多偽鈔問題,中國社會的ATM、銀行密度都遠遠不如台灣,但台灣的優點,如今正好成為電子支付進化程度不如中國的關鍵。支付寶在螞蟻金服、阿里巴巴集團的幫襯下,成為社會交易的基礎。企業、社會善用資訊科技,建立了彼此信任的平台,交易情況就遠勝台灣。阿里巴巴創造一個光棍節,一天的交易金額就達到台灣人難以想像的境界,甚至讓台灣人跨境交易,融入對岸的市場架構中。
抖音閱讀心得(1):台灣為什麼養不出獨角獸?
網路產業是個沒有底線的競爭行業,在美國,一出現被追捧的事業模式,人們會絞盡腦汁尋找事業模式的差異化;但在中國,競爭者相信用同樣的模式,可以砸更多的錢,用盡各種沒有道德底線的競爭方法對抗。在新聞網站與各類的出行服務之爭也可以看得出來。
《抖音》這本書的作者是來自英國資深分析師,在中國待了16年,中文流利,鑽研中國的手機與網路事業。他的觀察避開了自己人歌功頌德的侷限,也展現了一名專業分析師該有的高度與專業標準,讓我們可以用全方位的角度觀察抖音與其他中國新創產業的發展模式。
為什麼Intel要買GlobalFoundries?
看產業中的大事件,特別是像英特爾(Intel)這樣的龍頭企業,不能單只從個體經濟的觀點來看,要放在產業脈絡中,看競爭策略兼看總體經濟。
英特爾2020年營收779億美元,相較於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的562億、台積電的455億仍然是產業龍頭。但是從淨利來看,三者分別是209億、150億、193億,差別不大。再考慮英特爾是個整合元件公司(IDM),利潤的創造還包括設計產品所創造的價值,扣去這部分,製造所創造的價值明顯落後了。
台積電解密(10):居安思危,永不懈怠
莊子說「德厚信矼」,意思是長期累積實力,才能得到大家的信賴。台灣只有2,357萬人,能夠同時擁有半導體與供應鏈兩大優勢,這是歷史的偶然。
台灣人稱台積電為護國神山,媒體甚至捕風捉影地說,習近平是因為忌憚台積電緊緊連結全世界的供應鏈,牽一髮,動全身,因此不敢冒然進攻台灣。但無論有多少可信度,台積電與地緣政治的關係,從中美對峙之後已經出現新的變化。
降低自駕技術資料成本
前面的文章提到Tesla之所以能拋棄雷達(Radar)或是光達(LiDAR)而使用全視覺的技術,其中一個要素是使用大量的訓練質料來提升「感知」以及「預測」能力。另一個自駕團隊Lyft Level 5近期研究也發現足夠的訓練資料可以大大提升自駕品質:在預測的工作上如果訓練資料由10小時提升為1,000小時,每1,000英里自駕出錯機率會降為11分之1。訓練資料在自駕上扮演了關鍵的角色,特別是目前的演算法都採用了以深度學習為基礎的架構。
更新了自駕智慧模型設計後,如何評估效能?最直覺的方式就是開車子上路測試。但是這樣的方式很不符合經濟效益,測試的時間冗長、風險太高、而且中間出錯的狀況很難複製追蹤。所以目前大多使用行車紀錄或是(3D)行車模擬器,作為訓練或是測試資料(場景),而且大部分都是混合搭配。
台積電解密(9):客戶關係的新境界
很多年前業界的朋友跟我說,聯電會很貼心地照顧客戶,只要到聯電下訂單的,聯電會串連客戶關係,讓彼此之間有更多的合作機會。中芯國際則以「民族工業」自居,只要是中國自家人,就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顧。但台積電不然,台積電技術領先,如果產品良率不高,那也不是台積電的錯,台積電不會有錯,一定是廠商自己在設計或規格上出現了問題。
這樣的說法也許是個笑話,而時過境遷,如今也不再能對比,現在除了從客戶結構去理解彼此的差異,更要瞭解合縱連橫之間的可能性。從附表可以看得出來,世界級的IC設計公司或IDM原廠,都以台積電為最主要的代工夥伴,如果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聯電、英特爾、格芯(GlobalFoundries)想從台積電手上搶到更多的市佔率,那麼專注、分工與合縱連橫便不可避免。
台積電解密(8):中國半導體業能彎道超車嗎?
2013年時,中國進口的半導體總額首度超過石油。根據BCG報告,2020年中國一年進口3,500億美元的半導體,大概貢獻了全球6成的半導體市場需求,甚至是中國石油進口金額的2倍,「進口替代」成為中國目前最重要的國家戰略。
在中國政府大力支持下,長江存儲原本規劃目標全球3~4%的市佔率,在2022年提高到7%,中芯國際也有4個新廠的投資計畫。但中芯、長江存儲等進口設備屢屢傳出「卡關」的訊息,在中美貿易摩擦的大環境下,現在因為美國掣肘,讓中國半導體業發展充滿變數。
「教堂」的蘭達
我實作物聯網平台IoTtalk,設計一個機制,很適合執行蘭達函式(λ-function)。對於「蘭達」,我一直情有獨鍾。
在1986年9月,我在西雅圖的華盛頓大學接觸到第一堂計算機理論課。授課教授Paul Yang一直提到「教堂的蘭達、圖靈的機」,彷彿是江湖黑話,幫派切口。左顧右盼,四周的白人同學聽得津津有味,談笑有鴻儒,頻頻點頭,我則是一頭霧水,猶如雞立鶴群之白丁,也不敢發問,怕鬧笑話。
台積電解密(7):三星是台積電假想敵,或只是鯰魚而已?
為什麼我對台積電與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之爭這麼樂觀,無論量子技術或In-Memory Computing的技術,在2025年之前都不會是左右產業勝負的關鍵,就算三星有所突破,要進入商業運轉,並形成足夠的影響力,我想那已經是2030年代了!
三星有沒有可能與Google、亞馬遜(Amazon)、Facebook這些網路巨擘合作呢?也許是雲端、AI或者是自駕車商機,但美國網路巨擘不只有一家,不會所有企業都會跟三星合作,何況找了三星之後,其他公司當然會找台積電合作。就跟蘋果(Apple)的應用處理器(AP)一樣,三星一度超前取得領先的地位,但在台積電「夜鷹部隊」全力支持下反敗為勝。
台積電解密(6):打敗台積電的幾種可能性
打敗台積電有幾種方法?我試著寫下來,其中第一項就是台灣「自亂陣腳」。半導體製造是個跟基礎環境高度連結的產業,需要很好的工程師、生產環境。大概十三、四年前,我去看張忠謀董事長時,他跟我說新竹以北,已經沒有12吋廠的土地了。
除了中南部跟台糖等國營企業有關的土地之外,國家很勉強在寶山附近擠出下一代的生產基地,目的就是讓台積電可以善用在新竹地區非常成熟的人力、水電供應環境。大家都知道,新竹缺水、缺電時,半導體廠優先。就像老一代人總是說:「總不能餓了孩子啊!」何況這個孩子還是挺會賺錢的孩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