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英飛凌_電池
D Webinar 0714
朱宜振
  • BiiLabs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
SSX南星創速器及物聯網區塊鏈新創BiiLabs共同創辦人與執行長,第一代網路人,所創辦的夢之大地BBS曾為台灣前十大BBS站多年(至今依然運作中),人生從網際網路到電子業的工業電腦,及特殊電信鐵道應用產業到物聯網,長期深入探討Deep Tech的應用及價值。2017年與夥伴投入成立BiiLabs利用分散式帳本應用解決萬物聯網的挑戰,提供符合新一代隱私保護的解決方案。
企業或許不要創新比較好
最近被幾個朋友催稿,醞釀了一陣子,開始打開筆電要開始下手,頓時發現我想不出適合的標題,結果發現這篇兩年多前預定要寫的文章,標題早已下好卻又超級適合這次想討論的內容。
自己多年前開始就一直關注著在硬體創新及創業的有關題目,十多年前也曾參與過挑戰超級跨領域及建構在Hardcore Technology的題目,熱情也在此。
2020/7/1
資料經濟與分散式帳本的大想像
若開始談到資料經濟(Data Economy),大多數人會開始連結到Open Data,或者覺得這就是跟AI有關的議題,這都是正確的,那為何會需要連結到分散式帳本呢?
記得每次我們在台灣只要談到資料的應用,就會提到的健保資料庫嗎?每每在不同的政府內外部會議中,提到了台灣在全世界AI領域的可能性時,這大概都是個基本會被提到的題目。
2019/10/25
除了評論外,我們能否真的積極參戰—After Libra
近日全球的科技圈和幣圈鏈圈都在做類似的事情,就是在評論著Facebook 6月剛發布的Libra,恐怕只有如Facebook這一等級的世界級網路巨擘可讓大家有這樣的共識做類似的事情。
在台灣,兩個多月來,各大科技媒體都在忙著說明Libra,所有有想法洞見的人也都在各不同平台解釋著Libra到底是什麼。還沒正式推出就已能帶來如此影響力,我突然想到,這樣的風潮台灣如此,那麼世界各國應該也都如此了。
2019/9/11
資料市集,數位行銷與區塊鏈的未來想像
$240是美國使用者其資料在數位廣告上的平均價值,你有收到了嗎?
這筆錢大多數使用者都沒真的收到,而是轉化成你所用的各種免費服務,和你在諸多瀏覽行為下的數位足跡。由於因使用者數目極大及內部可能因改版出小狀況或內控不好,導致Google及Facebook使用者資料的外洩,進而陸續受到各國的興訟,尤其又以2018歐盟正式上路的GDPR對於這樣的資料巨頭有了新的重大威脅。
2019/5/10
打造「以人為本」的智慧城市
過去的智慧城市觀點:只要萬物皆連上網,並且互聯就會自動形成智慧城市。
誤區在於所謂的聯網就像你家有連上了Internet這條四通八達的虛擬世界馬路,但是依然是資訊上的孤島,因為彼此沒有方法或是溝通/交易的協定,也無法形成一個可以驅動的經濟循環。
2019/4/10
用產品生命週期觀點看待區塊鏈
由於筆者在做自己的新創BiiLabs同時,常常都得面對很多從區塊鏈科普,到各種光怪陸離、與區塊鏈無關的問題,除了每次都得在面對面會議仔細回答外,在出海面對國際市場時,許多本以為已做過的市場教育問題又不斷重複出現,這表示大家確實對區塊鏈及分散式帳本的應用產生興趣,但卻也常在探討時模糊了問題,導致不自覺問了很多本質上不屬於由區塊鏈解決的問題。
例如,區塊鏈如何證明資料本身的正確性?
2019/3/6
區塊鏈有沒有信任價值? 可回到實務面來談
寫過《應用密碼學》(Applied Cryptography)這本聖經的資安教父Bruce Schneier在Wired發表了一篇「There’s No Good Reason to Trust Blockchain Technology」的文章最近非常火熱,內容指出區塊鏈號稱可用技術取代信任(trust),但實際上區塊鏈所做的驗證(verification)不等於信任,挑戰了一直被宣傳過度的區塊鏈,質疑其真正價值。
BiiLabs這兩年積極與不同企業及政府端合作不同的區塊鏈應用,筆者從實務上的經驗來探討對此篇文章的看法。
2019/2/20
2019年區塊鏈在不同產業的展望
區塊鏈在過去的2018一年中,可以說是全球最火熱的議題,尤其對於全球幣圈來說,更是一個上沖下洗的一年。
從幣價來看,由2018年初的高峰整年度以降幾乎是不斷的往下跌,這與2018區塊鏈的火熱似乎成了反比。身邊的朋友們,在2018不是正往區塊鏈走就是已經身處區塊鏈中,成了一股很有趣的現象。(雖然筆者也在其中)
2019/1/23
資料霸權和傳統霸權
2018年的Facebook肯定是多事之秋,從年初的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事件到最近被紐約時報(NYT)所揭露的針對其夥伴的資料共享方案,都不斷的被檢視其在利用使用者資料上可能的不當之處。
Facebook當然會跟大眾解釋這些動作的正當性,例如與Netflix或Sportify的合作是為了提昇使用者體驗,讓使用者可以不離開Netflix而看到其他好友所喜歡的影片等。早期Facebook對其他網站和服務相對封閉,所以Facebook被要求和鼓勵開放,讓更多服務業者可以利用Facebook所提供的資料來提供對使用者的更好服務。Facebook似乎做的事情其實一直很一致,但為何昨是今非呢?
2019/1/2
我所看到的駭客任務去中心化世界
老實說從接觸區塊鏈開始,駭客任務(Matrix)這部1997年的老電影就一直在我心中繚繞(曾幾何時1997年的電影已經是老電影了),每次當有人倡議著去中心化的未來,描繪著一個不需要政府和企業的世界的美好!但我卻一直覺得在這去中心化的烏托邦背後有著不協調感。
到底是哪呢?後來發現了,因為倡議者本身可能就有著自己的意圖目的和服務想推廣,那不就是去中心化的悖論嗎?倡議者本身就是個中心,接著陸續有人修正了論述成為多中心化和去中間化。然而,去中心化世界的理想是可以說說然後就成形嗎?
2018/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