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EVmember
event

Migo打造超越軟硬體的新興市場解決方案 彌補30億人科技落差

Migo創辦人與執行長Barrett Comiskey

美國創業家Barrett Comiskey在20幾歲就發明了數億本電子書所仰賴的電子墨水技術,又榮登全美發明家名人堂(National Inventors Hall of Fame)留名青史,賣掉第一家公司E-Ink Corp.後,大可早早退休享受人生。但沒過多久,Barrett Comiskey就開始了另一段創新的旅程,想解決的問題和Google Loon與低軌衛星(LEO)殊途同歸。

Barrett Comiskey說:「E-Ink是把印刷產業現代化,讓人們更方便閱讀,主要滿足世界上財富金字塔頂端10%的人的需求。Migo基本上也一樣,是透過科技與消費者為主的創新技術,彌補全世界30億人口的資訊落差,提升他們的數位參與。」

 點擊圖片放大觀看

Migo創辦人與執行長Barrett Comiskey。陳孔顧攝

Migo以台北為其研發工程與供應鏈中心。陳孔顧

Migo小檔案

Comiskey在2009年創建了Migo這家鎖定新興市場的創新公司來實現上述目標,並獲得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Temasek)、YouTube共同創辦人與技術長陳士駿(Steve Chen)以及數家重要創投與產業人士的支持。然而,Migo一開始也遇到不少挑戰。他們最先是在菲律賓進行概念驗證,確認技術與產品可行,可是卻始終無法找到適合的當地夥伴,因此決定轉進印尼發布該服務。 

Migo於2020在印尼開啟了服務,一開始的產品是顧客可到他們住家或辦公室附近設有Migo下載熱點(MDS)的商家或是雜貨店,透過小額儲值即可自雲端下載餘興節目與教育內容。

這樣的商業模式很快就獲得印尼當地最大媒體集團MNC執行董事長Hary Tanoesoedibjo的背書。Migo和MNC的策略聯盟是基於1+1=4的概念,也就是結合了MNC龐大的資源和Migo獨特的技術,加速印尼大眾市場的數位化,並引領他們進入豐富的現代數位21世紀。Migo將成為MNC Vision Networks’ (MVN) Vision+內容的行銷平台,MVN則投資Migo印尼分公司4,000萬美元,以加速在該國市場的拓展與數位化進程。 

與MNC的夥伴關係對Migo來說是個重要的轉捩點,因為這證明了Migo提供最佳的解決方案,將服務延伸到新興市場廣大群眾的最後一哩路。MNC集團已經試過光纖網路、衛星等各種方式,就是無法把成本降下來。而Tanoesoedibjo在簽約儀式上親口這樣說:「我們發現Migo對我們的服務是一個絕佳的平台,不但更便宜,更快,影像也更清楚。」 

Comiskey對Migo的願景,是讓它在5年內成為全球30億人心目中如同7-11一樣的品牌,隨時取用負擔得起的高品質數據服務,加速他們在娛樂、教育、閱讀、音樂、遊戲、金融服務等任何不需要即時傳輸的服務上的數位體驗,改變他們的生活。

銅板價看到飽的數位平台

Migo目前(2021年10月)在大雅加達地區的下載熱點已經超過500家,預期到年底可達1,000家,而2022年的目標是要擴展到1萬家,涵蓋整個爪哇島1億人口。除了 Vision+之外,Migo Indonesia平台上也有其他當地與國際媒體製作的內容,其中包括韓劇。此外,還有印尼的教育、文化、研究與科技部和其他印尼教育科技公司提供的優質教育內容。

Comiskey在與MVN的簽約典禮上拿出一個1,000印尼盾的銅板,是印尼面值最小的貨幣,約合5美分。他說:「幾乎每個印尼人口袋裡都有幾個銅板,使用Migo一天只需要花一個銅板,就能獲取無限制的數據。」

「我們每個月訂閱的費用是1~2美元,而營運每個顧客的成本是5美分,所以已經是超級便宜了。我們透過Wi-Fi提供服務,並持續創新來提升硬體、軟體與演算法的最佳效率。」

印尼的網路服務其實是非常昂貴的。世界銀行數據顯示,印尼人均收入是每年4,450美元,可是有線電視加上網際網路撥接服務的套裝訂閱價格卻高達每個月40美元。就算有錢,也不是所有家庭都能有光纖網路,因為印尼有超過1.7萬座島。MNC的老闆Tanoesoedibjo就說,印尼家庭平均每天要看5個小時的電視,「如果他們得用手機看這些節目,那每個月得要花多少錢啊!」 

Migo使用的是專屬而安全的衛星進行內部傳輸,而所有的Migo下載熱點都會透過小耳朵持續接收最新內容,並把數據存在一個小伺服器中。透過這樣的方式,他們就能涵蓋印尼全國,新設站點所增加的成本微乎其微。  

近期有數家科技公司試圖以低軌衛星來解決偏鄉的連網問題,可是目前他們的服務每個月訂閱成本都在100美元左右,但Comiskey說,Migo願意考慮使用低軌衛星科技並進一步創新做為備案,好在一些交通極其不便的地方也能提供服務。

「考慮到個別公司開發出高效率的數據傳輸技術,我們可以整合他們的技術來讓更多人以更便宜、更安全且以數位版權管理(DRM)的方式獲得我們的解決方案,」他說。

Migo其實還可以推從供應端出發的商業模式,成為美國、日本、南韓與中國強大的科技公司遊戲、社交網路、長/短版視訊等服務的平台,也就是平台即服務(PaaS)的模式。但Comiskey認為這些大型科技公司的DNA,未必能從新興市場賺得到錢,所以他們才都聚焦在自己的母國市場。可是他相信,一旦Migo做到既定目標,讓他們看到服務數百萬甚至上億顧客的規模,成為在印尼、印度、菲律賓、巴基斯坦、孟加拉等人口大國最主要的數位服務供應商,那麼有興趣獲得另外10億個新顧客的這些科技巨擘,必然就會找Migo來成為他們的策略夥伴。

兩度進行破壞式創新的Barret Comiskey給21世紀年輕創業家與創新者的經驗談:

科技只是解決問題的工具,它是為了解決使用者痛點所需要的整體系統而提供服務。Migo不僅僅是一個盒子或伺服器而已,而是硬體加軟體,加商業模式,再加上品牌等等。這些都只是你工具箱裡的工具,可以用來組成某個東西。想像你是一個木匠,你會在木工店裡學習如何使用工具,然後你需要離顧客愈近愈好,花時間了解顧客,運用設計思考或是任何你想用的工具,進行以顧客為中心的創新。 

要做到這點,就需要把商業模式和整個價值鏈想清楚,去找你可以一起創新的夥伴,找有在地實力的,或是找能幫你去到你想去的市場的夥伴。你們要共同創造所有參與者都能享受到的好處,但也要想辦法讓自己的公司吃到那塊餅。 

我們的目標是成為台灣學習的典範與最佳案例,我們借重台灣的硬體工程、供應鏈、數據管理、產品開發等能力,讓人們的思考範疇可以超越硬體和裝置。我們也希望可以把市場拓展至印尼之外,建立一個全球性的公司並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持續創新與借重在地資源,解決在泛東南亞區域以及其他廣大市場的棘手問題。我們的團隊也不斷成長,有來自全球各地、志同道合的人才加入我們。

我們多年來持續進行接地氣的創新,有使用者研究團隊在菲律賓與印尼運用現代的各種研究方法來挖掘潛在需求,進行焦點小組訪談。這是我們所作的投資。

蘋果是個好例子。他們整合品牌、硬體、軟體、使用者介面、物流、行銷、app store等,創造出美好的使用者體驗。全球目前有大約10億人使用iPhones,Netflix則有2億個家庭訂戶,算起來使用者也差不多是10億人,但消費品牌雀巢(Nestle)和聯合利華(Unilever)的客群卻大得多:他們服務全球30-40億人。

如果把技術先放在一邊,從事具有成本效益的零售數據傳輸,服務數十億創新不足的消費者是一個令人興奮的項目。如果你能解這道題,它事實上是個非常強大的解決方案。或許這不是矽谷類的成功故事,但卻能解決真實家庭遇到的難題。我為什麼要打造這個類似7-11便利商店的解決方案呢?因為在未來的數十年裡,人們在這些商家或雜貨店消費時,價格仍然會是他們最敏感的區塊。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美國 印尼 新興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