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大肚山/第四屆高峰論壇
Vector Japan

台灣品牌疫後發光 威朋看好未來10年大數據新經濟茁壯

成立於2008年的威朋大數據(Vpon),目前主要客戶是日本政府單位及亞洲金融業。公司曾經歷3年無營收進帳的空轉期,現在卻能持續擴張業務,並成立創投支持新創公司,本週在東京舉行的首屆「日本台灣新創高峰會」,威朋也受邀分享經驗。電子時報專訪威朋創辦人暨執行長吳詣泓(Victor Wu),曾擔任IBM系統工程師的他,分享團隊如何打進日本市場,以及如何看待大數據產業的未來發展。

以數據服務作為企業定位

吳詣泓指出,大數據產業鏈從上游到下游,可分為四大領域:數據提供、AI演算、資訊整合及顧問服務,如同半導體產業鏈中從晶圓代工、IC設計、代工製造、到終端品牌商的分工體系。威朋自我定位為數據公司,美國大數據分析公司Palantir就是此領域業界指標企業,其最大客戶就是美國國防部。

據威朋估計,每月可觸及9億部行動裝置及每日210億次可競價流量。而做大數據服務,是否難免要與Google等級的大鯨魚競爭?吳詣泓說,「類似像Google這樣的企業,我們不可能是跟他們直接競爭,」以數據的生態系而言,其中的公司是既競爭又合作,而如何透過Google的網路或數據拓展客戶服務,是威朋一直在做的事情。

吳詣泓說,「我們需要買大量的數據,這些都是資本支出,與AI公司不一樣,不是拿數據來加工、賺取利潤,而是我們本身蒐集很多數據。」數據處理可概分為蒐集、清洗、儲存以及應用等步驟,威朋主要業務,就是整理好數據再賣給AI公司或其他客戶。

目前威朋的主要客戶包括日本國家旅遊局、大阪市政府等日本100多個大大小小的官方單位,以及台灣和東南亞國家的政府單位,金融保險業也是其客戶來源大宗。為管理跨國業務,威朋除了機房設備,也相當依賴雲端資源。他說,「我們必須在任何地方都能快速落地,所以一個混合雲的結構對我們來講是必須的。」以比例而言,威朋有超過一半的資料已經上雲。

威朋目前在亞太區共有8個據點,除了台北總部外,海外據點建立的順序分別是深圳、香港、東京、新加坡、大阪、曼谷、以及沖繩。本週於東京登場的首屆「日本台灣新創高峰會」,威朋策略長暨Vpon Japan總經理篠原好孝(Shino)也受邀分享經驗。

威朋大數據創辦人暨執行長吳詣泓表示,威朋以數據服務作為企業定位。李建樑攝

如何打進日本市場?

吳詣泓分享經營日本市場的心得,他表示日本市場規模較大,但也有不少挑戰,從海外要打進日本市場,「要用時間換取空間」。他認為,最困難的是鞏固信任感,與日本客戶建立信任感的過程要用「年」來計算,若無充足資金,台灣公司想經營日本市場一定得謹慎些。

另一關鍵是尋找在地夥伴,但要被日本夥伴接受,「要嘛是你的技術比他們好,要嘛是你有獨特性,」吳詣泓說。威朋的獨特性就是擁有日本人沒有的數據,但光是建立日本客戶信心和雙方信任感,也花了3年時間。威朋在日本的辦公室鮮少非日本人,有的話也是當地聘僱的台灣或中國人,至於文化差異倒還好,因台日關係本來就不錯。

回顧2015到2017那3年,吳詣泓說,公司幾乎沒有營收進帳,僅靠日籍同事在當地蹲點、蹲到被客戶接受。過程中燒了好幾百萬美元,當時也不得不讓部分員工離開。

當年的考驗最終化為養分,吳詣泓強調,「所以我們也很樂意,如果台灣有想要往日本發展的公司、有比較好的一些數據,而我們有客戶,我們願意作為一個橋梁,幫助台灣的公司去日本拓展相關業務。我們已建立日本客戶的信任感,而台灣的公司有技術、有產品、有數據,或許這樣的合作可以減少大家試錯的成本。」

台灣不利新創發展的因素

吳詣泓認為,台灣目前的資本及法規環境仍不利新創發展,尤以資本市場的特性為主。過去台灣的創投皆以硬體投資為主、眼光也相對保守,而在台灣成功募資的新創,資金多源於海外。已成為「老創」的威朋,投資者中也鮮少台灣人的身影。

他觀察,過去20年來台灣資本外移、連帶人才外移、大批廠商西進中國大陸淘金,造成台灣低薪、艱辛的環境。2015年後,因為中國市場漸趨飽和,許多企業開始朝新加坡、歐、美、日等地尋找機會。

他說,中國曾是吸引外國直接投資(FDI)的主要市場,但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資金陸續撤離中國,外溢到整個東南亞,越南即為第一大受惠者、吸引許多外企相繼到當地設廠。台灣也是受惠者,包括台商大幅收斂在中國的投資,回流到台灣的資金,據政府造冊數據顯示就有上兆新台幣,未被列管的「可能得乘上5至10倍。」

他說,錢會帶回人,加上COVID-19(新冠肺炎)初期,台灣相對安全,許多海外人士陸續歸國。威朋也收到了自美、中、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回來的台灣人才簡歷,這些人在國外歷練了10、20幾年,過去在台灣可能沒有適合的舞台,但現在會權衡各方面的條件,評估在台灣就業的可能。

大數據產業的黃金10

吳詣泓看好台灣未來10年的發展,他認為網際網路和所謂的新經濟,包括AI、大數據、共享經濟、區塊鏈、Web 3.0、元宇宙等題材可望發光發熱。

除了上述資金從中國外溢、台商回流等因素外,台灣品牌在世界舞台上被重新定位是另一關鍵。他說,台灣因早期防疫有成、國際能見度拉高,晶片缺貨危機讓全世界正視到台積電的重要性,其他國家更深刻認識台灣的高科技含量。

他認為,台灣以往欠缺具有國際知名度的領頭羊企業,如美國的Google、Facebook、Apple等,中國的百度、阿里巴巴、騰訊、京東、螞蟻等。2019年以前,在國外介紹自己是來自台灣的新創公司,常被質疑「你的估值應該很低、國際化能力應該很弱」,或是對方會詢問台灣有無成功的軟體公司等。但是據吳詣泓觀察,情勢已有所轉變,非半導體產業的台灣公司也間接受惠於台積電的國際知名度。

近年來,台灣軟體界陸續傳出好消息,包括睿能創意(Gogoro)、沛星(Appier)及玩美移動(Perfect Corp),已經或預計在美、日掛牌上市。

吳詣泓認為,台灣軟體業已開始突圍,「目前只有鳳毛麟角這幾隻衝出來,還沒有形成一個大勢,但是我們相信這個大勢將會充分展現出來。」

此外,威朋近兩年來也與合作夥伴陸續設立「威朋創投」、「新經濟資本」創投,投資與大數據相關的公司。吳詣泓舉例,他們所投資的博歐科技(Cybavo),是由台灣駭客圈江湖地位最崇高的人士所創立,6月初已被美元穩定幣發行商Circle收購。

吳詣泓看好台灣未來10年的發展,包括AI、大數據、共享經濟、區塊鏈、Web 3.0、元宇宙等題材可望發光發熱。李建樑攝

海外掛牌計畫

至於威朋是否也計劃在海外掛牌上市?吳詣泓對此表示,一定有這樣的計畫,但不會是目前最主要的目標,威朋會隨時保持ready的狀態,謹慎評估相關條件後再下決定。

專訪結束前,吳詣泓特別補充,台灣新創要先在台灣發展還是先出海?永遠是個dilemma(困境)。據他觀察,大部分能拿到A輪、B輪的新創,都是成立的第一天就鎖定全球或至少亞洲市場。然而,對新創而言,沒有資金怎麼走全球市場?吳詣泓認為,如果抱持著先做好台灣、再往海外走的心態,「這樣的公司基本上就失了先機。」


  •     按讚加入DIGITIMES智慧應用粉絲團
更多關鍵字報導: 日本 大數據 新創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