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邁特電子
芯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三星拉攏美國換求日本放手 3奈米GAA超微心動有因

  • 陳玉娟新竹

與台積電一樣,三星前往美國設廠也取得美國政府補助,對美國而言,三星是台積電以外的第二個保險,先進製程產能越多越好。法新社
與台積電一樣,三星前往美國設廠也取得美國政府補助,對美國而言,三星是台積電以外的第二個保險,先進製程產能越多越好。法新社

三星電子(Samsung Electronics)近日動作頻頻,副會長李在鎔親自赴美,正式揭露美國第2座晶圓廠落腳德州的消息,然據半導體設備業者指出,相較台積電,現階段三星地雷密佈,除了技術不明外,首先要解決的就是化解日韓衝突,確保半導體關鍵材料供貨。

這也是三星顧不及製程技術與良率未到位、客戶訂單規模有限,卻願意在美設立晶圓廠原因之一,畢竟有了美方介入相挺,才有機會讓日本放手,三星晶圓代工產能才能擴大,製程才能加速前進。

隨著眾廠退場,7奈米以下晶圓代工戰局已成台積電、三星對戰局勢,儘管英特爾(Intel)宣布重返晶圓代工,但目前市佔仍為零,台積電仍以過半版圖穩居市佔龍頭,三星則在自家手機等龐大多元產品訂單加持,以及低價搶下NVIDIA、高通(Qualcomm)大單下,市佔也來到15%新高。

儘管各方看衰,三星在面臨台積電宣布2022年下半進入3奈米世代後,近月來大舉宣布2022年上半就會搶先量產首批基於3奈米技術設計的晶片,且領先採行GAA架構,而第二代的3奈米晶片則預計於2023年投入生產,2奈米製程預計2025年投入量產。

三星看似還擊力道強勁,然據半導體業者表示,三星所面臨的危機不比台積電少,只是台積電因佔有過半晶圓代工產能與先進製程領先,因此備受各方關注。

台積電近年受到中美貿易衝突與疫情所引爆的晶片荒問題牽拖,成為地緣政治家必爭之地,不得不前往成本飆升的美國與日本設廠,歐洲也在評估中,這也是三星同樣所面臨的困境,儘管製程技術與良率不明、客戶有限,投資成本數年內難以回收,也必須前往美國設廠。

半導體設備業者指出,與台積電一樣,三星前往美國設廠也取得美國政府補助,對美國而言,暫排除不知能否順利重返代工的英特爾,三星是台積電以外的第二個保險,先進製程產能越多越好,台積電不夠或出包,還有三星備胎。

而對三星來說,赴美設廠是因應美方需求,雖然高達170億美元的投資金額都不知何時能回收,但希望可藉此獲得美方支持,進一步化解與日本僵持逾2年的貿易戰,解除三星半導體因氣體等關鍵材料供應受制日本,產能始終難以放大的困境,同時也不讓台積電獨享美國可能釋出的國防相關訂單,就近爭取美系晶片大廠訂單。

半導體設備業者認為,台積電與三星的競爭,已不是單純雙雄競局,其所擁有產能是各國想要的戰略物資,台積電雖然承受多國壓力,但在獲得了美國與日本的補助支持,應可將獲利減損降至最低,由於用得起7奈米以下的客戶屈指可數,如何從台積電手中搶走客戶,對三星新廠將是艱鉅挑戰。

值得注意的是,近2年來三星苦陷日韓貿易戰,兩國關係相當緊張,台積電則是與日本合作甚為緊密,從中獲益不少,主要是日本也掌握了半導體材料供應。

2年前台積電就與東京大學合展開半導體技術研究合作案,2021年則再宣布成立3D IC材料研發中心,合作夥伴就包括Ibiden與Disco等日本大廠,接著再宣布與Sony合資,在熊本縣設立22及28奈米晶圓廠。相較之下,三星若無法獲得美國協助與日本修復關係,在本土材料尚未能取代日廠之前,半導體事業推進也將受阻。

半導體業者另指出,晶圓代工先進製程推進早已進入7奈米天險,7奈米EUV世代實力已見高下,台積電更幾近獨霸5奈米市場,三星雖有自家手機與高通大單,但對比台積電龐大投資規模、訂單與客戶名單,三星在良率與成本回收、獲利能力上絕對遠遠不及台積電。

儘管三星近月來宣稱推出3奈米GAA且將量產,市場頻傳已有高通、超微(AMD)願意冒險導入,據了解,除了有訂單交換與一條龍設計服務全面配合外,最重要就還是代工價格更為低廉,讓2廠甚為心動,無視NVIDIA與三星在8奈米的合作效益。

近年就一直希望有第二家晶圓代工夥伴的超微,在不可能與英特爾合作下,三星成了唯一選擇,但目前也暫停留在GPU與少量非主力平台CPU的初期研發,仍須視三星3奈米效能與良率表現而定,畢竟稍一不慎即可能發生嚴重錯誤,求救台積電也得重新排隊。

據估算,完整建置7奈米EUV產線,光是設備成本就要新台幣數千億元,5奈米、3奈米投資金額更不用說,此由台積電歷年資本支出顯見,而接下來的折舊成本攤提壓力相當巨大,需要且有錢用上7奈米以下的晶片業者不斷減少,在台積電搶得9成以上訂單,日韓關係又緊張,三星晶圓代工所遇到的困難絕對是超乎想像。


責任編輯:陳奭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