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Quectel webinar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京都企業與隱形冠軍

台灣的中小企業也有為數不少的隱形冠軍,與京都企業有著相似之處。

京都歷史悠久,也塑造了京都人內心的自豪與自負,認為模仿別人是件羞恥的事,創新成為京都人的普世價值,甚至「抱持批判精神」為不少京都高校的校訓。這對於向來強調以和為貴日本大和民族,是相當的突出。京都同時也在長期皇室貴族的文化薰陶下,養成了精緻的匠藝精神,這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便是清水燒及西陣織。在此時空環境的薰陶下,孕育了特有的京都企業。

不久前,《DIGITIMES電子時報》黃欽勇社長曾寫過一篇討論「隱形冠軍」企業的專文,內容揭櫫了隱形冠軍的幾項特質,包括了不求知名度,但是產品佔有率在全球分眾市場的前三名;客戶以龍頭企業為主,並頻繁地接觸客戶,充分理解客戶現階段及未來的需求;要求高回報的財務數字,人事精簡且流動率低。同時隱形冠軍也不會以傳統的思維來定義市場,它會在產業鏈上找到最有利的價值主張,並將其做到極致。

京都企業在成長的過程中,也都符合這幾項的特質。幾家著名的京都企業,如京瓷(Kyocera)、任天堂(Nintendo)、村田製作(Murata)、羅姆(Rohm)、歐姆龍(OMRON)、島津製作(Shimadzu)、日本電產(Nidec)等,大都是在二次戰後才發展出來的。相較於總部位於在東京或大阪的集團型大企業,京都企業因為規模較小,所以強調產業的垂直分工,以發展高技術力的元件或模組為主要訴求,而非終端產品。同時沒有集團的奧援,在日本國內知名度不高,成立之初無法順利進入本國的供應鏈,反而先以開拓海外市場為主,因此國際化程度較高。京都企業在海外布局的積極度,是超越日本的大型集團企業。

同時京都企業在財務上也相當的獨立,自有資金比例高,不追求財務的槓桿。因為專注,每單位投入研發的資源,所產生的效益高於日本集團企業。將單一元件或模組達到最高的市佔率,雖然沒有品牌的優勢但卻創造了高的利潤。歐姆龍成立之初是在大阪,但因為不希望成為大商社所控制的供應商,而遷到了京都。

京都企業的創辦人大都是工程技術出身,因此在研發及產品開發上的投入,是相當積極的。

島津製作的研究員田中耕一,還因為發明了大分子雷射質譜分析方法,獲得了2002年諾貝爾化學獎。這在日本眾多的得主中,恐怕是唯一來自於企業界,而島津卻是家中型企業。

村田製作的多層陶瓷電容(MLCC)更是個很好的例子,目前市面上一支智慧型手機,就需要近1,000顆的多層陶瓷電容,因此在尺寸上是越小越好。而每一顆的製作需要經過上千層的厚膜印刷,以及後續高溫燒結及側邊電極才告完成,因此在技術上有一定的門檻。村田製作所生產的多層陶瓷電容,最小的尺寸可做到01005 (0.4mm x 0.2mm),比起其他的供應商小了一個世代,而它的下一代008004 (0.25mm x 0.125mm),也已經準備量產。甚至於村田製作已展開利用半導體製程,在矽基板上做出體積更小的3D薄膜電容,此技術類似於溝槽式(trench) DRAM的製程。因此村田製作在產品開發技術上是遙遙領先競爭對手,這就是典型的京都企業。

京都企業並非墨守成規只在既有的產業生存,在公司成長到相當的規模,也開始了週邊相關產業的投入,其中產業的購併為重要的選項,但是本業仍持續地成長。羅姆為了發展碳化矽(SiC)產業,在2008年購併了德國的SiCrystal。而村田製作在最近十年中,購併了至少十家公司,其產品也由被動元件,逐漸發展到感測器、無線通訊模組、甚至於物聯網的應用軟體。

京都企業的創辦人在事業有成後,也積極地回饋社會。京瓷的創辦人稻盛和夫設立了「京都賞」來表彰人類對於基礎科學及思想藝術有卓著貢獻的人。羅姆的創辦人佐藤研一郎成立音樂基金會,贊助各項國際性音樂節目的演出。

台灣的中小企業也內含有為數不少的隱形冠軍,與京都企業有著相似之處,包括了產業的垂直分工,與國際大廠供應鏈的連結,創新及研發資源的投入等。然而相較於京都企業,我們的底蘊畢竟不如有千年歷史的京都,在匠藝精神的要求上,火候仍嫌不足。雖說天下武功惟快不破,但深厚的內功是一切武術的基礎。在爬玉山的過程中,有經驗的嚮導會告訴我們,每一步要踏的慢而穩,不要求快,如此才能順利登頂。

曾任中央大學電機系教授及系主任,後擔任工研院電子光電所副所長及所長,2013年起投身產業界,曾擔任漢民科技策略長、漢磊科技總經理及漢磊投資控股公司執行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