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Reserch
Research 新二類網站廣宣

一旦掌握結構性優勢,我們該做什麼事?

G2格局下台灣半導體業的生態系建構策略

台灣的半導體業已經是眾所矚目,或者說是「眾矢之的」。做為產業領袖,台灣的半導體業必須以自己為核心,思考各種影響產業未來的關鍵議題,並研擬各種策略。

在G2的大格局下,我們從對於國際情勢與產業趨勢的理解,開始啟動產業戰略的研擬,並為台灣找到新的產業定位,唯有經過深度的研究與理解,我們才能為產業戰略定錨。針對未來10年、20年,如何規劃出一套產業發展藍圖,並成為產業發展的共識。

台灣「小」,但「目標」明確,核心產業就是半導體,各種有限的資源必須做出最完善的規劃,並形成產業界適當的共識。我們不能老是自嘲「沒有共識,就是最大的共識」。時代變了,產業的發展模式必需與時俱進,台灣進步了嗎?

在落實產業發展戰略上,台灣需要考量「垂直深化」與「水平擴張」兩個不同的路徑。在垂直深化上,從目前產業的核心技術、規模擴張與生態系上著手,一個具有領導力的產業,必然該有個明確的產業發展路徑圖,並據此研擬國際合作戰略,在「斜槓」的產業發展上,找到適當的發展模式。例如所謂第三類半導體,或者在深化技術能力上,結合記憶體內運算(In-Memory Computing;IMC)、人工智慧(AI)、量子技術上,找未來產業的發展模式。

在橫向的水平擴張上,台灣必需知道自己產業發展的極限,並利用現在的優勢布局國際合作的機制。台美在半導體業上的合作,是目前全球最成功的產業發展模式。從最初的PC,到現在的半導體,台灣都是美國舉足輕重的戰略夥伴,只是以往都是美國人問問題,台灣人答覆問題。

但現在半導體發展,台灣已經找到獨到的模式,也必須找到與美國對話的方式,而不是在PC與行動通訊時代單向的應答而已。我曾經在玉山科技協會20週年慶時談到,台灣對美的半導體戰略有「獻技」、「獻祭」與「獻計」三種不同的模式,此說也得到當天在場的AIT官員認同。我們不說、不敢說、不願意說,美國人就一廂情願的提出很多的要求,這對雙贏的期待而言,不是個最好的模式。

不僅美國,日本、歐盟,甚至印度都提出與台灣結盟的要求或期待,各種傳言不斷,甚至稱「只要台商到印度投資半導體廠,台印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就可以談了。真的嗎?連我都不信,台印之間的合作不會是從半導體製造開始的,建構不了半導體的生態系,去印度生產何用?只是印度人提問時,到底誰在回答?誰能回答這些問題呢?

台灣所有的產業戰略必需回歸如何提升本土的附加價值,全面性的提高長期競爭力,沒有好的產業戰略,或不斷的討論、更新競爭策略與資訊,台灣落入「人為刀俎,我為魚肉」的情境也不是絕不可能!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東方之盾》、《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