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群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電子時報行動版服務

經濟學人幾篇關於網路世界的文章(下)

關於邊緣運算

過去數據的來源可能是我們上網創造出來,或是由手機來貢獻,但未來會有更多的數據來自於物聯網不同終端設備之間的串連,也會有很多數據在前端就已經完成運算與儲存的工作。所以,未來的數據運算將有兩個不同的系統,可能是雲端,但也可能是終端設備的邊緣運算(Edge computing)所創造出來的。

我們希望答案從哪裡出來呢?一旦消費者可以自己定義自己的使用行為、特化的頻寬與網路應用環境,我們對於虛擬實境的應用與關係會有新的理解。

虛擬國境被重新定義

在數位世界裡的虛擬國境(Virtual Nationalism),也正被重新定義中。很多國家限定外國人存取相關的資料,至少在中國、印度、俄羅斯都如此;事實上所有的國家都擔憂,數據將被G2所壟斷,現在找出的各種方案,都是希望讓二線國家也有參賽權,至少還有全套的使用權。

前日本首相安倍在催生「一個被信賴的資訊流(Free flow of data with trust)」,這個被稱為「Osaka Track」的協議,我們也都明白,如果不採取開放措施,冒然建構自己國家的數據中心與使用架構,可能是個非常昂貴的作法。其次,就是邀請一些國家組成聯盟,將特定國家排除在外,這將使得中國另起爐灶,而印度也會在兩邊之間取捨。

數位經濟正在往前邁進,誰會是贏家呢?基礎建設總要有人做,區域布局必須有不同的思維;財富與數據之間的連結與定義都是重大議題。五大天王的獲利高得驚人,獲利將會超過五百大企業的20%,而這五大公司僱用的員工僅佔5%不到。

過多的資源,集中在少數人手上,而集中的資源,又在追求更有能力的人,一旦將全球的菁英納入自己的體系,我們可以看到有很多挑戰者,會試圖搶進排頭,而貧富落差、世代落差都將會更為明顯。

共創「Co-creation」成為核心動能

城市從以往的城市建設,進化到橫向生態系的建構,但最後仍須市民以極具創意的方式參與,城市的生命力才會在5G的新環境中得到救贖。我們可以從小的社群開始起步,「新創」意味著不同於以往的作法、工具與意念。90%的工作需要ICT的支持,但我們需要的不僅僅是功能性的需求,更需要文化性的內涵,來提升掌握資訊科技的能力,並理解背後的風險。

為36年資歷的產業分析師,一手創辦科技專業媒體《電子時報》(DIGITIMES),著有《斷鏈之後》、《科技島鏈》、《巧借東風》、《西進與長征》、《出擊》、《電腦王國ROC》、《打造數位台灣》、等多本著作。曾旅居韓國與美國,受邀至多家國際企業總部及大專院校講授產業趨勢,遍訪中國、歐美、亞太主要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