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Microchip
D Webinar 0714
李鎮樟
  • 天使投資人
李鎮樟多年來既是機構投資人(香港電訊盈科、中經合、中國互聯網實驗室等)亦是獨立的天使投資人,從Above.net、DivX、新浪、騰訊、清科 (Zero2IPO)、蕃薯藤、無名小站、GogoLook/Whoscall等,其參與的多個公司引領了一波波互聯網的發展。此前,李曾旅美多年,返台後協助工研院電通所創立互聯網技術組,共同發起互聯網萬國博覽會,其後擔任新加坡國家科技署顧問,是新加坡科技發展的重要推手。李是攝影家與旅行家,相信人性善念,希望分享正面能量予社會,2013年與友人共同發起台北101驚喜合唱快閃活動,感動海內外無數人!
我的新加坡經驗與觀察(3)
上兩篇分享談到我到新加坡參與了建立知識型經濟,推動科技創新創業的Techpreneur計畫。該計畫不只限於科技部門,而是全國全方位的檢討與調整,包括教育、法律、環境設施、財政、官僚體系、人才招募、研發單位等。今天繼續分享研發單位(RC/RI)改革的例子。
新加坡的資訊研發法人跟台灣蠻類似的。早年有國家電腦局NCB負責規劃政府資訊需求,也有研究單位ITI承包政府跟民間資訊開發,聽起來像不像是台灣的資策會?另外有國立新加坡大學跟IBM合作設立的系統科學院ISS,養了好幾百個科學家,每年就是產生一些我們戲稱百萬美元級的論文。我到新加坡的第一個任務就是協助ITI跟ISS合併,並找出新的定位。我是新單位的策略長。
2017/9/27
我的新加坡經驗與觀察(2)
上篇文章談到我到新加坡參與了建立知識型經濟,推動科技創新創業的Techpreneur計畫。該計畫不只限於科技部門,而是全國全方位的檢討與調整,包括教育、法律、環境設施、財政、官僚體系、人才招募、研發單位等。今天繼續分享人才招募與訓練的例子。
人才是百年大計。新加坡深知優秀人才的爭取是她的命脈,所以一直積極作為,每年從中國、印度等地招募千人最頂尖的高中畢業生,給優惠的獎學金,讓他們到新加坡讀大學,一直供給到博士,甚至可以到英美等國留學。條件是獎學金學者在畢業學成後要為新加坡服務5年,不一定要留在新加坡,只要跟新加坡有關聯就好。這個計畫長年執行下來,為新加坡帶來新的優良基因。“這些最優秀的人若最後不留在新加坡,那不是枉費了嗎?”我這麼問過一位部長,他說:“他們的黃金十年是在新加坡過的,那就夠了。”好一個大新加坡的觀念!
2017/9/22
我的新加坡經驗與觀察(1)
受邀到新加坡服務的時候剛好是亞洲金融風暴的1997年。在那以前的新加坡曾經靠吸引國際廠商設廠,提供最好的金融服務,加上廉能的官僚體系,讓經濟蓬勃發展,國民所得在亞洲名列前茅。
97年的金融風暴對這個城市國家打擊不小,因此重新調整國家發展方針,要建立知識型經濟 (Knowledge-based Economy)。其中我有幸參與的部分就是要推動科技創新創業 (Techpreneur)。
2017/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