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應用 影音
科技產業報訂閱
D Webinar 0714
楊光磊
  • 台積電處長
台大電機系1981年畢業,獲加大柏克萊分校電機電腦博士。旅美期間曾任林肯國家實驗室與HP資深研究員,離美後曾陸續於特許半導體、華邦與世大積體電路任職,於1998-2005年間於台積電擔任研發處長,負責0.18/0.13微米與65奈米先進製程研發,2005年赴美負責台積電美國研發計劃及先進技術客戶合作專案,2012年轉任台積電研發基礎工程處及先進技術管理辦公室處長迄今。曾獲14屆國家產業創新獎-研發管理創新獎及行政院92年度「傑出科學與技術人才獎」。熱心於台灣年輕人的教育與職場問題,積極投入均一教育平台、為台灣而教等教育公益的推廣志工。
龍生龍鳳生鳳 談職場中的學習環境
前幾天在台科大演講「未來人才的學習力與軟體思維」,會後和幾位台科大教授餐敘,當中提到產學合作的現象以及在職場上員工訓練的問題,突然讓我想到幾年前在退休前幫公司領導階層寫了一份研發技術人才訓練的白皮書,我用的標題是「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會打洞」,這個標題起因於我在訪問公司研發人員上過公司教育訓練課程後的感受,其中一位員工說,「Konrad,我們公司有錢,也請了很多很好的老師,我知道他們要教我成龍成鳳,但是當我回到座位上、每天都在打洞的時候,請問我怎麼成龍成鳳?」
職場上的學習大致分為2種。一是實體或線上課程,通常員工可以藉著這樣的一個教學課程了解「過去已知」的知識、技術或應用。二是OJT (On-Job Training)做中學,藉著每天變化多端的工作中,實際地從成功與錯誤經驗中學習。
2019/3/19
反轉台灣無動力人才的競爭力
前幾天收到一位我非常欽佩且談得來的教育界朋友的訊息,問起一個台灣教育的大問題:「最近大陸祭出多項優惠台生赴中就讀大學、就業及創業,長期下去這對台灣影響很大,想聽聽你的看法?」
這的確是個大問題,而這問題的根源和台灣教育到職場的出路息息相關,當台灣的龍頭大學-台大的畢業生找不到合理薪資和具有未來發展性的工作時,台大就不再具有競爭力了!
2017/11/28
三方合作重塑台灣服務業的價值
方便又便宜的台灣服務業
我1995年從海外生活14年後回到台灣,一直到2005年,在新竹科學園區附近住了10年的時間。

從一開始找不到適宜的房子,到後來越來越習慣,親身體驗也享受越來越進步的台灣服務業。每次去美國出差,都會向客戶或之前的朋友炫耀台灣優質的服務業,相對於美國越來越昂貴的服務業,台灣的顧客過得像「地上的天堂」!(註1)
2017/11/8
學術教育與技職教育的價值
我從小受到傳統文化「萬般皆下品,只有讀書高」的職業價值影響,一路從高中、大學、留美、一直念到不能再念的博士學位為止,27歲才開始真正全職生涯。求學期間,雖做過家教、實習、助教、研究助理等短期工作,都跟念書息息相關。比較起那個時代進入技職教育體系的同學,我們的就業年齡整整差了近9年,代表著一生九分之一或十分之一的時間。
前幾天和一位產業界我非常敬重的長輩喝咖啡聊天,提到台灣高等教育的問題,尤其是一些自以爲高尚的大學公開說「X大不是職業訓練所」,他深深不以為然,我非常認同這位長輩的看法,這也是我在台灣職場見到人才落差問題的原因之一。
2017/10/16
為何年輕人只求「混口飯吃、活下去」:解方篇
如何改變台灣職場的選、用才制度從量產學歷制到客制化,是一個極大的工程。
台灣並非沒有客制化人才的職場例子,如新創、外商公司和一些零星的中小企業。只是這種客制化的人才市場太小,不足以造成教育工廠的影響。真正的影響要從大企業開始,而大企業的改變更是難上加難的工程!所以,我選擇來到遠處的桃花源,夢想設計一個理想的烏托邦制度和執行方法。
2017/7/19
為何年輕人只求「混口飯吃、活下去」:問題篇
最近在臉書上,我針對交大研究生自殺事件,回應台大葉丙成教授貼文的一段留言,意外地獲得很多葉教授粉絲的按讚和回響。最令我深思感慨的是幾段臉書上的留言:「自己想做的東西跟公司要的很難一樣,......最後大家還不是混口飯吃?」、「其實,現在年輕人的目標,說穿了,就是"活下去",......所以有職業,就是可以活下去的飯碗,......」
今年3月,我在電子時報「同窗、同學」專欄分享我10多年前在竹科工作時的夢想(註1),提到我用RICE (Role Model,Innovator,Communicator,Expert) 四個方面的夢想改變當時組織內的人心,突破泥淖的困境。
2017/7/18
從「差異性」與「共同性」反思更好的台灣
從出生到現在,我的一生有6成時間在台灣、4成時間在美國(大部分在矽谷),來回兩地,在不同文化中經歷讀書、就職、再到孩子的教育,也在不同文化衝擊中思考,直到最近幾年才慢慢理出一個頭緒,原來兩個文化針對「差異性」與「共同性」的認知和應用有根本的不同。



1. 對人─台灣要求共同性;美國尊重差異性
台灣的教育要求每個孩子從小用同一種標準、塑造一個智育優先、德體群為輔的菁英教育制度。而在智育當中為了滿足每個領域的需求,無視每個孩子的差異性、要求每個孩子每一科都同樣重要,都要成為每個領域的專家。
2017/6/28
由外而內的學習三部曲
我們每天透過各樣的方式、經歷與生活進行學習。學生的天職是學習,工作後必須要學習來處理每一天工作的需要,退休後要學習如何善用自己的時間,不只照顧自己的健康,也能夠對社會還有一些剩餘的幫助。
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有一次參加一個讀書會,當中有一個美國朋友分享了一段讓我一生受惠的三句話,這三句話分別是

What does it say?

What does it mean?

What does it mean to me?
2017/4/28
「不忙」的人生哲學
時代快速的變遷,讓我們感受到時間的壓力和忙碌。1985年,由滾石音樂岀版的張艾嘉專輯主打歌「忙與盲」,是繼1981年「童年」之後,張艾嘉最膾炙人口的另一首歌。
我喜歡「忙與盲」的原因,除了它輕快俏皮的旋律,最重要的是歌詞的內容,歌詞中提到:

「忙忙忙 忙忙忙 忙是為了自己的理想 還是為了不讓別人失望

盲盲盲 盲盲盲 盲的已經沒有主張 盲的已經失去方向

忙忙忙 盲盲盲 忙的分不清歡喜和憂傷 忙的沒有時間痛哭一場」
2017/4/10
Not PDCA, But PDCA
看到我的同學王文漢最近在電子時報「同窗、同學」專欄寫的”創新:大膽選題是成功的一半”,提到耐心走完「選題三步曲」來引導團隊,回想起多年前,我結束美國的研發工作,回到亞洲因緣際會地轉入半導體工廠,開始大量地使用PDCA(註1) ─ Plan (計劃)、Do (執行)、Check (查核)、Act (行動)。之後回到台灣轉回原本的研發工作,PDCA仍然是所有台灣研發人員慣用的詞彙,只是這個原本立意良善的管理工具,加上了台灣人「勤能補拙」的美德,竟然造成了使用PDCA的普遍偏差和亂象。
簡單來說,PDCA是一套「目標管理」流程,透過Plan、Do、Check、Act四個階段工作,確保每次的目標都能達成;如若不成,就調整進入下一段的PDCA循環。PDCA的精神源於17世紀的科學方法(註2),由品質管理大師戴明(W. Edwards Deming)改善了統計學家Walter A. Shewhart Plan、Do、See的Shewhart Cycle而成,直到1950年引進日本並發揚光大,並成為當今全球企業界普遍運用的一套「目標管理」和「品質管理」流程。
2017/3/28